银行理财委外投资可能将是监管目标的下一站

时间:2016年07月26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收藏此文

银行理财委外投资可能将是监管目标的下一站

在银行理财资金降杠杆之后,委外投资(银行理财资金委托其他机构投资)可能将是监管目标的下一站。规模的膨胀,市场的变幻,让该项业务风险也直线上升。

在理财资金规模扩张和资产荒的夹缝中,商业银行委外投资渐成释放压力的出口。然而,近期由于股市持续低迷、信用债风险上升以及监管降杠杆等措施,这项业务的风险正在积聚。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银行理财委外投资在去年规模已经超过5万亿元,且增长呈现加速趋势。在股债两市风险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庞大的规模也难逃市场冲击。从市场看,该项业务很可能成为下一阶段监管重点。

曾经“双赢”

在公募基金混迹近十年的姚鹏在年初离开了机构,邀上了两个合伙人做起了私募,事业上实现了“单飞”。凭借此前管理基金的业绩和手上的资源,他从地方城商行顺利地融了几亿元的资金做债券投资。

“出来单干就是搏一次,在机构待了这么久也没有多少的上升空间了。”姚鹏认为。

姚鹏表示,做私募基金和公募基金的区别在于资金和投资都得一手办,私募基金通常是与银行合作,通过管理理财资金获利来实现利益分成,而银行则是一笔委外投资业务。“市场上一般是用业绩说话,拿着之前在机构管理的基金成绩单,包括投资思路、运作模式去和银行谈,毕竟银行也有需求。”

姚鹏向记者透露:“这只私募基金只做固定收益投资,也就是投资债券。基金对银行不承诺投资收益,但是年化收益达到5%才会收取基金的管理费,否则私募是没有收入的。超出5%收益的部分,银行和基金五五分成。”

“简单来说,银行可以说是和私募基金绑定在一起,虽然对银行资金不承诺保底,但是一旦亏损,可能再想从银行获得资金就非常难了。”姚鹏称,私募基金考验的就是能力和信誉,但是市场的风云变幻却令他“压力山大”。

实际上,姚鹏与银行的合作仅仅是银行委外投资的一个例子。如今,不仅是城商行,国有大行和股份行都纷纷加入了委外投资行列。

记者了解到,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委外投资对象更为严格,倾向于与公募基金和券商合作,其模式与私募基金类似。

“委外投资能够比较好地解决银行理财资金出口问题。对银行而言,就是一个选择合作伙伴的过程。”一家股份行零售部人士表示,公募基金等机构的投资较银行更专业,银行能够规避部分投资风险。

此外,该股份行零售部人士告诉记者,银行在和机构合作之后,能够通过提需求实现产品定制,这也加大了银行在其中的主导权。“公募基金发行定制基金已经比较普遍了,银行能够通过投资分红避税,而基金则能够取得规模优势。”

姚鹏表示,对于机构而言,委外投资的管理费约在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其实并不高。“1亿元的基金管理费多的也就20万元,但是超额收益每提高一个点就能获得50万元的利益分成,这差距还是很大的。”

“赶上市场的好时候,做私募一年就能赚得盆满钵满,但是遇到市场不好,可能就要考验投资能力了。”姚鹏说。

风险隐现

在大多数银行纷纷加入到委外投资行列中后,银行理财委外投资的规模就滚雪球般的迅速增大。

据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年度报告(2015)》,截至2015年年底,共有426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存续理财产品账面余额23.5万亿元,较2014年年底增加56.46%。根据估算,2015年银行全口径委外规模为16.69万亿元,其中理财委外规模5.17万亿元。

“这个规模在今年上半年是继续增长的,且增速更快。”一家国有大行人士表示,由于行业利润的下滑,银行面临转型需求,而一个方向就是从贷转投。

“限于政策上的规定,银行不能直接对外投资,但是却能够委外进行投资。同时,在银行理财规模继续增长和此前市场行情不错的双重利好推动下,委外投资的利润也比较稳定和可观。”上述国有大行人士表示。

该国有大行人士告诉记者,如今市场上存在一种分化,即国有大行和股份行与公募基金、大型券商的合作比较多,而城商行和农商行则看中中小券商和私募基金。“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对合作伙伴的门槛要求较高,业务理念求稳,收益上有一部分让利,所以选择的多是公募基金和大型券商。城商行和农商行因为资金的成本高,所以对收益更关注一些。”

记者了解到,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在市场上对委外投资的年化收益要求约在4%~4.5%,而城商行和农商行的收益要求在5%~5.5%,高出接近一个百分点。

另外,私募基金的操作更加地灵活。在做固定收益时,产品的杠杆可能会放得更大一些。

“市场好的时候,银行委外投资固定收益类产品稳一些,也容易达到预期收益,但是市场很糟时,可能部分私募和券商就会有***心态了,毕竟存在收入压力。”姚鹏表示。

事实上,由于近期市场上信用债频频违约,委外市场风险也随之提高。上海一位债券基金经理表示,个别的信用事件影响不大,但却是一个信号。“机构一旦踩雷,很可能就会损失惨重。从整个市场看,业内也担心集中爆发信用风险事件,进而传导为系统性风险。”

该人士称,目前债券收益率处于低位,但是银行委外的资金仍然源源不断地流进,监管层担心这些资金会选择一些风险偏好较高的产品进入债市加杠杆博收益,尤其是在信用利差收窄和信用风险增加的背景下,万一杠杆泡沫破裂,风险将会蔓延。

据了解,在资管业的新版“八条底线”出台之后,监管对于银行优先级投资的杠杆做出了明确规定,杠杆比例不能超过1∶1,固定收益类结构化产品杠杆倍数不得超过3倍,其他类结构化产品杠杆倍数不得超过2倍,此外固收类产品的总杠杆比例不得超过140%。

“杠杆的调整对委外投资收益将产生影响,此前放大收益率的做法受到了阻碍。但是,相比杠杆而言,市场环境的变化影响要更大一些,固定收益类业务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姚鹏表示,如今不考虑规模,重心还是会放在投资策略和标的的选择上。

[来源:网贷天下/文www.ewdtx.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文链接:http://www.ewdtx.com/xinwen/View_8826.html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银行理财委外投资可能将是监管目标的下一站]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文章

门文章